小林的床位已经被清空

2020-10-29 21:12

林燕说,弟弟一向很健壮,一夜间突然阴阳相隔,不能不让人生疑。

看过照片的家属称,小林的后背、鼻子、双手等多处有“红斑”。小林的大姐林燕说,弟弟的死亡时间应该会“更长”,而不像其同学说的“凌晨还在打呼噜”。

昨日,小林的家属悲痛欲绝。父亲老林坐在椅子上,沉默不语。外婆也呆呆坐着,滴水未进。

昨日,导报记者来到事发宿舍时,小林的床位已经被清空。舍友小吴说,前一天晚上,他们还和小林出去聚餐,有说有笑,跟往常一样,而小林不到11点半就睡觉了。

作为大姐,林燕负责弟弟上学的费用,为此,两人经常有联系。就在出事前一天,弟弟还打电话跟她说,已经买好了春节回家的车票,“带龙岩的土特产回来”。

小吴说,昨日凌晨2点左右,他还被小林的呼噜声吵醒,“声音比较大,宿舍里的人都醒了,舍友小任轻拍了下小林后,呼噜声就小了”。

小林是泉州泉港人,昨日8点多,亲属接到了噩耗后,匆忙从泉港赶往龙岩。电话中,家属告知校方,要求见小林最后一面。不过,家属赶到龙岩时,已是中午时分,而尸体早已被运往殡仪馆。家属只是从法医提供的一组照片中见到了小林死亡后的“模样”。

而对家属提出的“尸体为何要移走”,他表示,这是公安部门的办案程序。而对于其他的疑问,他说,警方已介入调查,最终的结果要等待尸检报告。

昨日上午7点10分,5个同学正常起床,准备去上课。而宿舍右里角上铺的小林毫无动静。舍友过去叫他,发现异常。“嘴唇发白,身体也是冰凉的,怎么叫都叫不醒。”舍友小吴拿出手机,想拨120急救电话,但手一直发抖,拨了好几次才拨通。随后,舍友报告了辅导员。

林燕说,弟弟身体一向很好,高中还是体育特长生,因为喜欢汽车,高考后就是冲着这个专业来的。去年9月1日入学,国庆期间回过一次家。

对于小林为何会死在宿舍,导报记者采访了龙岩闽西职业技术学院相关负责人。刘路永副院长说,事情发生后,学校积极配合相关部门的调查,做好家属的安抚工作。

“我们班总共才12个人,10个男生,大家平时关系都很好,怎么突然就出事了。”小吴说。昨天晚上,同宿舍的同学都准备到隔壁宿舍借宿。

闽西职业技术学院男生宿舍区4栋201室,住着6名电气工程系电子信息工程专业大一的学生。

林燕说,家里经济条件不好,小林还常常跟她说,以后毕业了,就回家开个店,赚钱养家。